櫻花
韓劇「千年之愛」開了金春秋一個大玩笑:
百濟公主亡國又失去愛人,跳下懸崖後穿過時光隧道,昏迷在現代的河邊,被到鄉下避風頭的黑社會老大金春秋帶回旅館。金春秋正想對昏迷中的公主上下其手,拳腳功夫了得的公主及時醒來,給他來個迎頭痛擊,逃離旅館,遇到轉世後的前戀人…
看來「千年之愛」的編劇對金春秋沒什麼好感,把他寫成可笑又沒品的糟大叔,難道韓國人對新羅第二十九代君主的「武烈王」金春秋的評價都如此嗎?因為「善德女王」劇中的金春秋雖然是正面角色,卻善權謀、有野心,把利害擺在真心之上。
維基百科對「文武王」金法敏之母「文明王后」金文姬有如下兩種說法:

《三國史記》第六卷˙新羅本紀第六˙文武王上
文武王立。諱法敏,太宗王之元子。母金氏文明王后,蘇判舒玄之季女,庾信之妹也,其妹夢登西元山頂坐,旋流徧國內,覺與季言夢。季戲曰:「予願買兄此夢。」因與錦裙爲直。後數日,庾信與春秋公蹴鞠,因踐落春秋衣紐,庾信曰:「吾家幸近,請往綴紐。」因與俱往宅。置酒,從容喚寶姬持針線來縫,其姊有故不進,其季進前縫綴,淡粧輕服,光艶炤人,春秋見而悅之,乃請婚成禮,則有娠生男,是謂法敏。
《三國遺事》紀異
妃文明皇后文姬,即庾信公之季妹也。初文姬之姊寶姬,夢登西嶽捨溺,瀰滿京城。旦與妹說夢,文姬聞之謂曰:「我買此夢。」姊曰:「與何物乎?」曰:「鬻錦裙可乎?」姊曰諾,妹開襟受之。姊曰:「疇昔之夢傳付於汝。」妹以錦裙酬之。後旬日庾信與春秋公,正月午忌日(見上射琴匣事乃崔致遠之說)蹴鞠於庾信宅前(羅人謂蹴鞠為弄珠之戲),故踏春秋之裙,裂其襟紐曰:「請入吾家縫之。」公從之,庾信命阿海奉針,海曰:「豈以細事輕近貴公子乎?」因辭(古本云,因病不進)乃命阿之,公知庾信之意遂幸之,自後數數來往。庾信知其有娠,乃嘖之曰:「爾不告父母而有娠,何也?」乃宣言於國中,欲焚其妹。一日侯善德王遊幸南山,積薪於庭中,焚火煙起。王望之問何煙,左右奏曰,殆庾信之焚妹也。王問其故,曰為其妹無夫有娠。王曰:「是誰所為?」時公昵侍在前,顏色大變。王曰:「是汝所為也,速往救之。」公受命馳馬,傳宣沮之,自後現行婚禮。真德王薨,以永徽五年甲寅即位,御國八年,龍朔元年辛酉崩,壽五十九歲,葬於哀公寺東,有碑。王與庾信神謀戮力,一統三韓,有大功於社稷,故廟號太宗。太子法敏、角干仁問、角干文王、角干老旦、角干智鏡、角干愷元等,皆文姬之所出也,當時買夢之徵現於此矣。

《三國史記》說文姬向庾信買夢,因此金庾信踢球踏破金春秋衣服時,文姬取代其姐為金春秋縫衣,得以嫁給金春秋,生下太子法敏。
《三國遺事》紀異,則說文姬向其姐寶姬買夢。金庾信踢球故意踏破金春秋衣服,製造機會讓金春秋私會其妹,寶姬矜持,文姬取而代之,金春秋順水推舟成為入幕之賓。文姬有孕,庾信先放出風聲將燒死文姬,再趁善德女王遊南山時引起女王注意,終於逼得金春秋不得不娶文姬。
文姬生了好幾個兒子,可見頗得金春秋喜愛,進而母以子貴,算是好命的女人。
猶如「三國演義」不同於「三國誌」,野史傳說不必當真。不過在《三國遺事》紀異中,不僅金春秋人品不佳,連金庾信也不像「善德女王」中那麼正直。事實真相如何,可能必須像「千年之愛」劇中公主的眉批,只有當事人才能知道了。

star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gmei
  • 日本的櫻花就是這麼壯觀!
    台灣大部分的櫻花太年輕,沒有這種氣勢,
    細軟枝的櫻花往下垂更美.
  • 台灣大概因為氣候較熱,櫻花看起來就沒有那種瀑布般的氣勢。

    starsign 於 2010/03/19 13:03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