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楓情

亂世出英雄,在僅僅一百多年的日本戰國時代,產生了不少英雄人物,創造歷史的「武田信玄」(1521-1573)、「織田信長」(1534-1582)、「豐臣秀吉」(1537-1598)、「德川家康」(1543-1616)自不待言,其他的武將亦多頭角崢嶸之士。
如被譽為「日本第一武士」,與戰國時代一起落幕的名將「真田信繁」(真田幸村)(1567-1615),還有日劇「天地人」的主人翁「直江兼續」。
雖然兼續死後曾被認為和石田三成一起對抗德川家康,以至於陥上杉家於不利境地的奸臣。幸得米澤藩第9代藩主上杉鷹山以兼續為藍本改革藩政,才有了如今的評價。
在關原合戰中參加西軍的諸大名均下場淒慘,連陣前倒戈導致西軍戰敗的小早川秀秋(原是豐臣秀吉養子羽柴秀俊,後為小早川隆景的養子),也因為沒有繼承人而絕後。僅有上杉家因為直江兼續的外交長才得以存活,直到明治維新後成為華族中的伯爵。
雖然一子二女皆早逝,唯一的養子本多正重也被領回,直江家斷絕。但是間諜性質濃厚的本多正重在離開直江家後依然和兼續關係密切,顯示直江兼續不僅才智過人,其人格亦受人尊崇。

以下引用維基百科:
直江兼續(1560年-1620年1月23日)是日本戰國時代、安土桃山時代和江戶時代初期文武兼備的才將。父親是長尾政景的家臣樋口兼豐,先祖據説是平安時代源義仲的忠臣義仲四天王之一的樋口兼光,對於兼豐的身份有所爭議,根據米澤藩的記録《古代士籍》和《上田士籍》樋口兼豐是長尾政景家老、上田執事,而根據《藩翰譜》兼豊只不過是管理薪炭的小吏。母親是上杉家重臣直江景綱的妹妹(也有說是信州豪族泉重歳的女兒[1])。兼續後來繼承直江氏,與伊達家臣片倉景綱並稱「天下第一陪臣」,更是日本七柱槍之一。
永祿3年(1560年)作爲長子生於越後國坂戶城(現新潟縣南魚沼市),湯澤町姓樋口的很多也有說他生在越後湯澤。幼名與六。5歲開始在仙桃院(上杉謙信的姐姐同時也是上杉景勝的母親)的推薦下成為上杉景勝的侍童•近侍。傳說因為兼續是美少年,受到上杉謙信寵愛,擔任謙信的近侍,永祿7年(1564年)因爲上田長尾家當主長尾政景去世,於是跟隨作爲上杉謙信養子的上杉景勝(當時叫做長尾顕景)進駐春日山城,但尚無史料足以佐證。
謙信暴卒的天正6年(1578年),上杉家爆發了御館之亂,年僅18歲的兼續和父親協助景勝擊敗上杉景虎,幫助景勝快速佔領春日山城,成為平定亂事的功臣之一。 天正9年(1581年),景勝的親信直江信綱被毛利秀廣殺害。為免直江氏斷後,兼續奉景勝之命入贅直江家,娶直江景綱的女兒、信綱之妻阿船,繼承了直江氏,正式改名為直江兼續,並且成爲與板城城主。之後,與狩野秀治共同執政,輔助景勝治理越後。
天正11年(1583年)成爲山城守。天正12年(1584年)狩野秀治病倒,基本由兼續負責內政外交。秀治死後就完全由兼續一人擔當。家臣們稱景勝為「御屋形」(主公),稱兼續為「旦那」(主人)。天正13年(1585年),兼續陪同景勝於越水城會見豐臣秀吉,據說秀吉讚賞兼續:「此人有氣吞天下的器量」[來源請求]。天正14年6月22日(1586年8月7日),兼續陪同景勝上洛,天皇冊封主君景勝為従四位下左近衛權少將,兼續為從五位下。
在新發田重家之亂中為爭奪戰略要地新瀉同新發田重家展開激烈的戰鬥。天正11年(1583年)因爲大雨上杉家敗北。兼續於是整治了主流不定的信濃川,開鑿支流中之口川奠定現在新瀉平原的基礎,然後逐漸擠壓新発田家的空間。天正13年11月20日(1586年1月9日),把佔領了新瀉城和沼垂城,取得新瀉港的控制權。失去經濟來源的新発田重家很快衰敗。天正15年10月13日(1587年11月13日),兼續和藤田信吉一起攻陷新発田城的支城五十公野城,之後立刻攻佔了新発田城,結束了戰爭。
天正16年(1588年10月7日)豊臣秀吉賜姓豊臣,以豊臣兼續的名字成爲山城守。天正17年(1589年)和景勝一起出兵佐渡。佔領之後被委派管理佐渡。天正18年(1590年)跟隨景勝參加小田原征伐,和松山城城代山田直安以及其部下金子家基,難波田憲次收降了若林氏,然後坐為先鋒佔領了八王子城等関東多処城池。文祿元年(1592年)又和景勝一起出兵朝鮮參加文祿慶長之役取得戰功。此外還休整了庄內地方的大寶寺城,以及平定領內的農民起義。兼續爲了恢復戰亂後的越後經濟也施行了很多政策。他鼓勵農民開墾新田。越後平原現在也是日本的稻穀主要產地。他還支持手工業和商業的發展。越後農民種植一種叫青薴的植物,在木綿沒有普及的時代青薴被當作衣用繊維重要材料。青薴做成的布在京都能賣很高的價錢,取得很大的收益。在兼續的領導下越後變得和謙信統治時代一樣繁榮。
天正23年(1595年)1月,豐臣秀吉命令景勝管理越後,佐渡的金銀礦山,兼續任代官。
慶長3年(1598年)秀吉改封景勝到會津成為一百二十萬石的大名,其中出羽國米澤六萬石(加上寄騎有三十萬石)賜予兼續,幾乎等同於大名的待遇,時人乃稱兼續是「天下第一陪臣」。這次改封上杉家領地被最上家庭領地隔為會津,置賜地方和庄內地方兩個部分。
慶長3、4年秀吉、前田利家相繼逝世,德川家康勢力抬頭。在好友石田三成的請求下,兼續決定跟家康對立,放逐了主張與德川家和睦的上杉家重臣藤田信吉。同時拒絕家康的上洛要求,執筆了著名的「直江狀」。
這封令家康大怒而招致會津遠征的直江狀後世認爲是偽作,改竄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在勸阻家康上杉征伐的舊豊臣奉行的書信中所寫「這次的直江所作所行,是在有無禮之處,令您生氣也是情有可原」,「您不必和鄉下人一般見識」,兼續的信是存在的,也的確因此激怒了家康。
景勝,兼續一面修築新城神指城來取代難以防守的若松城,一面在白河練兵準備迎撃德川軍。由於石田三成的舉兵,家康率領的東軍主力不得不停止對上杉的攻擊。兼續率領3萬精鋭部隊入侵東軍最上義光的領地山形。最上義光和上杉家一直為庄內地方而戰事不斷。從上杉家來看領土被最上家隔開,從最上家來看領土被上杉家包圍。當初東北方面的東軍集結在最上家領地,家康撤退以後其他大名也跟著一起撤離,因此最上領地內東軍兵力驟減。義光感到危機派一邊出使者和上杉家講和,一邊向東軍諸侯求援企圖先發制人。覺察到義光動向的兼續拒絕了和議。
義光爲了集中兵力命令部下放棄一部分外城。畑谷城江口光清拒絕服從據城頑守,在上杉軍猛烈攻擊下失守。隨進攻志村光安守衛的長谷堂城和里見民部守衛的上山城。上山城只有500名士兵守衛,兼續派了4000人的分隊,里見民部出城迎戰。上杉軍以8倍的兵力仍然久攻不下,反而損失了數名武將,分隊直到最後也沒有和兼續的本隊會合。進攻長谷堂城的是兼續親自率領的1萬8000人。志村光安,鮭延秀綱帶領1千名守軍奮力抵抗,上杉軍上泉泰綱戰死。本來想速戰速決結果演變成持久戰,9月29日に関原之戰失敗的消息傳來,上杉軍經過20天的戰鬥連攻不下只能撤退。詳細參照長谷堂城之戰。
最上軍和前來救援的伊達政宗部隊乘勝追擊,在水原親憲、前田利益等上杉諸將的奮戰下終於撤回米澤。這次撤退非常經典,受到兼續敵人義光和家康的稱讚,後來還作爲日本陸軍參謀本部的戰例。
結果上杉軍進攻最上侵佔山形的行動以失敗告終,最上軍奪回庄內地方,並且導致松川之戦。景勝,兼續打算殲滅最上、伊達後進軍関東的構想徹底失敗,関原之戰後不得不面對現實採取投降家康的方針。
慶長6年(1601年)7月,兼續隨同景勝上洛向家康請罪,景勝減封至米澤三十萬石,兼續六萬石。但兼續只自取六千石,其他分給其他大臣。家康知悉後讚嘆道:「能得如此之能臣,取天下可無難矣!」自此上杉家向德川家宣示忠誠。
慶長13年1月4日(1608年2月19日)兼續改名為重光,輔助景勝治理米澤藩。和在越後一樣致力於新田開發和治水,在流經米澤的最上川上游修築了3公里長的石堤防止氾濫,後來被稱爲「直江石堤」。米澤藩表面石高只有三十萬石,實際達到五十一萬石。此外還擴大城鎮面積,振興手工業,開發礦山,只用了十年就把米澤發展成擁有繁榮城下町的豐城。
爲了和德川家搞好關係通過德川家近臣本多正信開展外交,慶長14年(1609年)在正信幫助下免除了10萬石的賦稅。兼續還把正信的兒子本多政重認作養子。儘管後來中斷了養子關係仍然和本多家保持親密的友情。
慶長19年(1614年)作爲東軍參加大坂之役,在鴫野之戰中立下戰功。
元和5年(1619年),病逝於江戶鱗屋敷,享年六十歲。據說兼續去世時,一向面無表情的景勝放聲痛哭,可見兩人之間的情誼。

star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加萊義民之一 加萊義民之二 加萊義民之三

羅丹《加萊義民》來源:新華網
《加萊義民》,青銅(BRONZE),208.5×239×190.5厘米,法雕塑家羅丹,1884-1886年,現存法國加萊市。
1884年,當羅丹正埋頭于《地獄之門》的創作時,加萊市當局邀請他制作一座忠魂碑。義民赴難這一事件,源出于法國的歷史年鑒:14世紀百年戰爭時期,英國軍隊即將攻陷法國的加萊市,加萊市被英軍圍困將近兩年,市民的生命危在旦夕。經過雙方的談判,英王愛德華三世提出殘酷的條件:加萊市必須選出六個高貴的市民任他們處死,並規定這六個人出城時要光頭、赤足、鎖頸,把城門鑰匙拿在手裏,才可保全城市。這是法國人民永難忘懷的歷史悲劇。加萊市本要求羅丹制作義民中的一個,但羅丹了解到歷史後,答應只收一個雕像的報酬而塑造六個雕像。
《加萊義民》分為兩組,前邊三個一組,後邊三個一組,他們身材相似,站立在一起。中間一個頭發稍長,眼睛向下凝視的,是最年長,最有聲望的歐斯達治,他邁著沉著的步伐向前走去,不看四周,也不遲疑和恐懼,他那剛毅的神情,顯示了他內心的強烈悲憤與犧牲的決心。由于他的堅強,鼓動著其余的人。最右邊站立的一個稍為年輕的人,皺起的雙眉和緊抿的嘴流露著悲憤,兩手緊握著城門鑰匙,他茫然望著前方,似乎感到命運的不公平,在心中無聲地抗議著。右邊第三個義民,死亡使他恐怖,他用雙手遮住眼睛,似乎想驅散惡夢,但仍不能避開這個悲劇的命運。左邊第二個,內心表現出無比的憤怒,那舉手向天的手勢,不是祈禱,而是對上帝未能主持正義的譴責。他目光向下凝視,半開著的口似乎要說著什麼。他身邊的一個義民,年紀較輕,他似乎被迸發出的愛國熱情所衝動,但由于想到轉瞬間將離開人世,不免引起生離死別的悲憤情感,他蹙起眉頭,攤開雙手,表示無可奈何的神態。在他們身後的一個義民,兩手抱頭,陷入無比的痛苦之中。雖然後面的三個義民沒有前面的那麼堅定勇敢,但他們仍然為了全市人民作出自我犧牲,這種壯舉同樣值得尊敬。
群像富有戲劇性地被排列在一塊象地面一般的低臺座上。這六個義民的造型各自獨立,然而其動勢又相互聯係著。組雕是一個整體,是一種充滿著可歌可泣的義舉形象的整體。羅丹以徹底逼近真實和深入探索的精神,尖銳的心理刻畫和強烈的性格表現在震撼著人民的心。這件作品不論其結構,和就其對紀念性形象的理解,以及對英雄人文的闡述,都具有革新的意義,顯示了羅丹藝術的輝煌不凡。

以上照片攝於日本上野公園的「國立西洋美術館」,為複製品,原作現存法國加萊市。

star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